前一天還是有點冰的學習小組,討論著如何分配大家的工作坊來相互分享。其中有位夥伴在今天第一場就是位講師了,而我決定從「孵化和投資那些事」當做一天的開端。

IMG_2908

梅老闆是多年的投資基金操作者,他用了他參與過的六個案例來說明他的體會。這六個案例只剩下一個還活著,而且活的好好的。從「看不到項目看團隊、看不到團隊看創辦人」的角度,參雜著一些結果論的歸納。站在和投資方相反的創業方的我,除了從失敗經驗去推敲現在已發生我未察覺,或者是未來可能發生的所有崩壞因子,剩下的無法可做。

快速筆記一下幾個讓我反覆思考的點

「大家都說可行的項目,往往容易失敗。」

「直覺是因為看的比較淺、反直覺則是因為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深度。」

「諷刺的是,風險投資的核心是降低風險,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。」

「如何平衡是最困難的一件事。」

「成功的項目,往往是滿足了人性的黑暗面。」


我是中餐很難吃我沒吃完的分隔線


下午第一場,我去聽了「邊飛邊造飛機」,我承認我是因為標題被吸引進去的……主講的召剛,是位很 Hardcore 的工程師,反正碰到問題就動手解決吧。他分享了兩個兩天的開發專案,一個是 360 度評鑑系統,一個是校園召募系統。

IMG_7751.JPG

如果需要簡而言之,這場的主旨是在講述如何在很短的時間內,將 MVP 的要求列出,依照「可行性」分列順序並開發。我為什麼會將「可行性」特別點出,原因正是因為我不會很同意召剛所列出的「可行性」。

站在專案經理的角度,除了開發速度外,我還必須兼顧公司內部所有 Stakeholders 的利害關係。就講他舉第二個校召系統的例子來說,因為不需要符合公司資安規則,才可以快速的建立系統並啟用。而我擔心的會是,大原則是不應該也不允許把公司資料儲存在外部網路,但破壞這個原則才是能夠快速開發並迭代的主因之一。

當然不能因此抹去召剛分享的精神,我非常喜歡他的一些原則,像是「產品目標和業務目標需要明確的分開」、「不造輪子」、「懶惰是第一生產力」、「限時的壓縮開發,能讓 bug 減少」、「建立最小功能團隊」、「開發速度都是人的問題」。我希望能因為更了解工程師思維,才能讓我成為更好的專案經理,不是嗎?


中間是因為去排咖啡而讓我進不去「如何成為說故事高手」場次的分隔線


進到了「如何成為說故事高手」場次,發現已經爆滿,果斷離開。跳入了另一個讓我 AHA 的場次,顧森的「三個有趣的協議問題」。其實第零天在羽球館,有看到了這場次的介紹,因為三個問題非常有趣,這三個問題分別是:

  1. 如何讓兩個人同時簽定合缺且不吃虧?
  2. 有一個秘密情報要分給五位特工,如何防止因特工背判造成情報流出?
  3. 怎樣用簡訊玩剪刀石頭布?

IMG_2956.JPG

顧森是一位非常有個人特質的講者,一位中文系出身但卻寫了幾本科普密碼學的大牛。如果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,可以去找他的書來看,分別是「浴缸裡的驚嘆」和「思考的樂趣」,喔,他的另一個 ID 是 Matrix 67,也是起源於駭客任務!

下面直接把這場次的關鍵字列出:「逐字母簽名法」、「概率協議法」、「秘密共享」、「中國剩餘定理」、「糾錯編碼」、「承諾方案」、「零知識證明」。


接下來是學習小組討論分格線


在晚餐之前,小組透過產生學習日報的工作,分享了今天三場次的收獲。夥伴講了「如何成為說故事高手」的收獲,害我心癢癢的。大會接下來公告一個活動,每個學習小組將自己的海報貼出,一人發給一顆糖果,接著大家要使用各種方法拉票。

我要說,Anti-Social 的我真的好討厭這樣啊~~~~~~

中間當然有非常多不擇手段的方法,像是「用糖果換台灣妹子微信號」、「我一顆糖都沒有可憐可憐我」、「我這邊有一點點糖果,跟你猜拳對賭,誰贏誰全拿」之類的……

當然最後都失敗了,我們沒有前三名,沒有拿到勝物(紅燒兔頭,我還真的很想吃看看),但在晚上的燒烤派對,喝到了聖水(嶗山白花蛇草水),認識了各門派新朋友,阿魯巴了壽星(a.k.a 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),以及滿滿對 Anti-Social 的我的挑戰……

IMG_0202.JPG

最後用一枚 AHA 手工餅乾,結束這一個回合。

廣告